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兄弟》

書中可以明顯觀察出兩個主要書寫的目標,一是兄弟關係,一是現代中國的荒謬變遷;關於中國,余華主要集中在人類最沈醉的性愛與金錢上面。 在拜金或性方面的荒腔走板之文學敘述,余華主要運用荒謬、反諷的觀點與筆法來呈現中國的後現代景象,自己並不知中國的實際情況,但是,其中文學誇大的成分應該是在所難免的(不過應該部份符合中國的現實)。 只是反諷人 性,如對於處女情結的弔詭呈現,男人喜歡處女,處女又是假扮的荒謬對反,其中絲毫不見重量與深度;當然知道余華要反諷這種關係或情結,但寫來似乎讓人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似的。 除此之外,小說中的許多情節轉折與變換,實在讓人參不透,比如,騙子周遊的迷途知返,不用仔細思考就可知余華要暗示什麼,從虛偽詐財的騙子到負責雖然還是愛說大話的丈夫之轉變,這是余華故意在此中安排的一個微弱的人性光芒,但是周遊從大騙子到醒悟,其中的曲折過程,完全無法服人,至少個人完全看不出來; 至於宋鋼跟周遊招搖撞騙那段旅程,讓人覺得有點牽強過頭,似乎只是為了之後悲劇的鋪陳,所不得不為的敘事伏筆,太過不自然;然而,讓人疑惑的是,林紅從喪夫後的悲傷到之後成為歡場老鴇 ,又讓人覺得有點不知所謂,可以猜測的是,余華必須帶出鐵匠夫妻那段, 言外之意,又是對於中國對性愛觀念的反諷,只是,這幾段都是如此牽強。 書名為兄弟,可想而知,兄弟關係為其主要著墨之要點,這兩位,余華故意作出強烈對比的,李光頭與宋鋼兩個典範人物,一是有如土匪頭子,草莽氣息瀰漫全身,為既不知書,也不達禮的粗人,一是文質彬彬,帶著些許書卷氣質的文人,既會織衣,也懂得些許文字。 從上集還可以稍微嗅出兩個無血緣關係的兄弟之間的情感聯繫,在下集,卻看到兩個兄弟,尤其李光頭,為了林紅,兩人鬧得不可開交。在感情問題前面,每個人都會亂了分寸,但此二人的兄弟情似乎比一般兄弟感情都不如,首先,李光頭絲毫不體諒林紅與宋鋼之間的兩情相悅,還強迫宋鋼去拒絕林紅,差點害死兄弟,之後,宋鋼斷然拋棄李光頭跑去與林紅雙棲雙宿,兩人皆作出極端的表現,故都傷對方甚深,嚴格說來好像並不是什麼好兄弟的關係。 在改革開放之後,李光頭誤打誤撞逐漸發達了,宋鋼的境遇卻是每況愈下,甚至都快掛點了,卻不見李光頭主動幫忙宋鋼,還要林紅告知,他才得知,所以,兄弟兩人連溝通都行不通,其實也沒什麼深仇大恨,卻有莫大的情結存在,個人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之後,宋鋼愚昧地(或余華故意設計的 )遠離了林紅與家鄉,李光頭又絲毫不顧兄弟情,與林紅做出,一般人都不會犯下的錯誤,真是好兄弟呀!(當然余華寫這段有其用意,是可以理解的 ),之後,宋鋼又似乎部分因此而送命,整段的感覺,只有太過斧鑿之感,故事線索又凌亂不堪,最後,李光頭因此要上太空,可謂荒謬極致。即使我們都知道余華故意以荒謬示人,但小說在表現荒謬之時,至少要滲透出某種意義嘛,這本小說,尤其是下集真的不算是好作品。 文化大革命是中國作家書寫的一大資源,總是在非常時代才有偉大文學作品冒出來的可能,說來,這也是非常弔詭之處,人類似乎經歷過無比沈重的傷害,在沈澱昇華後才能書寫出偉大重量的思索,這種例子屢見不鮮,如舊俄作家,在時代變動中,產生出很多偉大作家,或捷克,在內憂外患的環境中,產生許多文人作家,甚至拉丁美洲,在混亂時期孕育出二十世紀豐盛的作家潮流。 以前也讀過許多大陸作家關於文革的書寫,如莫言、王安憶及余華等人的作品,覺得他們描述與文革相關的內容,都還可以寫得不差,但,出了這個範疇界線,他們的表現有時卻容易失去控制,余華的這本小說更是最佳之範例;所以既然有文革大好題材可以書寫,這些作家還是盡量從中取材挖掘吧!只是,這些年來文革也被寫濫了就是。 這本小說,其實只買了上集,上禮拜在書店花了一些些時間,就把下集讀完,非常快速的,所以有些細節也記不太住了,只是藉由一些微弱的記憶來說說自己的感想。當時在書店讀了《兄弟》下集跟《餘燼》,儘管後者並未在書店讀完,但是個人覺得比前者好看太多太多,現在比較慶幸的是,還好沒買《兄弟》下集,上集看看倒是可以。 後紀:一年多前所寫下的心得,當時主要目的似乎是為了在bbs上回應別人,只是後來又是扯太多,當時的想法已經忘得差不多了,比較記得的是《餘燼》,當時在書店翻了幾乎一半,只能說很震撼,從未讀過這種筆觸的文章,不過隔了好久一段時間才買下《餘燼》,只是當初閱讀的感動卻消退不少。近些年大陸長篇小說的質量高過台灣,這是無庸置疑的,不過讀久還真是有點疲乏,余華的《兄弟》讓我失望,幾個月前讀莫言的《生死疲勞》也是如此,是老狗變不出新把戲嗎?只見莫言使出眾多文學理論上常看到的技巧,儘管互文性、後設與魔幻寫實串穿文本,還是脫離不了黔驢的味道,這一本也是讓我下定決心先不看大陸小說的最後一根稻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