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麥田捕手》

《麥田捕手》或沙林傑的傳奇性何在?先就小說本身來說,據說,許多知名的暗殺者,在被捕之後,都曾在他們的住處發現了這本小說,這說法繪聲繪影,記憶中,幾年前還有電影—<絕命大反擊>因此拍過類似情節,影射殺手與《麥田捕手》之間的聯繫性,不過這部電影有點無聊。 相對於著作的傳奇色彩,作者沙林傑不惶多讓,同樣也是一位傳奇作家。其傳奇性在於,沙林傑除了數篇短篇小說之外,只寫了這麼一本長篇就退隱江湖,千呼萬喚始不出。但即便退隱不出,關於沙林傑的風波還是不斷,主要的八卦說來不太光彩,跟桃色事件有關。幾年前有部電影—<心靈訪客>似乎也在影射沙林傑,只是片子很巧出現在<心靈捕手>之後,情節可能美化了沙林傑,也說不定。 撇開這層傳奇的迷霧不談,到底《麥田捕手》的特殊性何在?為何半世紀前的小說直至今天還是美國書市如此暢銷的著作?甚至聲名遠播世界各國?許多作家都明言深受此書影響。人們是很現實的,如果作品本身普通,《麥田捕手》的聲名就會慢慢褪色,為人淡忘,回到最「本質」的寫作部分,其實《麥田捕手》這部小說有其優秀之處,這是毫無疑問的,其主要成就大概就在於,沙林傑寫出了青少年都可能面對的徬徨、空虛、困頓與不安,尤其對於那些曾經不安其位不守其份的青少年來說,這本小說讀來可能會更有感觸。 有些小說的書名取得莫名其妙,可能單看書名不得所以,讀完才知道,或是看完了整本書,還是不得而知;那麼《麥田捕手》究竟為何其名?書中說得非常清楚,其實是小說主人翁霍爾頓的夢想,有點長,但是有引述的必要: 「無論如何,我總會想像,有那麼一群小孩子在一大片麥田裡玩遊戲。成千上萬個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帳懸崖邊。我的職務是在那裡守備,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跑來,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說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邊跑,我得從什麼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從早到晚就做這件事。我只想當個麥田捕手。我知道這有點異想天開,但我真正想做的就是這個。我知道這不像話。」 還沒讀過書之前,從未查過這本小說的資料,所以很難聯想小說主題與情節,台灣少見麥子,看到書名的「麥田」只想到特殊的麥田圈,看到「捕手」一直想到小說該不會跟棒球有關吧?然後在看到小說的三分之二發現這段話時,才恍然大悟,擺在腦中數年的迷團才終於釐清,原來《麥田捕手》與勞什子的棒球捕手壓根沒關係,所以英文的「catcher」翻譯為捕手才是罪魁禍首,讓我誤會多年,始終以為與棒球有關。 《麥田捕手》並沒有高潮迭起的情節,或讓人驚奇的轉折,說老實話,沒什麼太多的故事性,甚至可以說只是一本霍爾頓的日記或自言自語而已,紀錄了霍爾頓在聖誕節前夕被退學,數日如何匪類放蕩的日子,簡單地說只是如此。青少年心情苦悶,抽煙、喝酒、打架、被打、把馬子與裝孬,只是不知為什麼,小說就會勾起自己年少的記憶,回想青春苦澀的自己,當時自己也是如此苦悶嗎? 很多人或評論會說,《麥田捕手》描述虛無主義,霍爾頓是反社會邊緣份子的典型,自己讀完的感覺卻完完全全相反。的確,霍爾頓不求上進,被社會所謂的好學校屢次退學,小小年紀抽煙喝酒樣樣來,毫無目的在紐約街頭、破舊旅館晃蕩,但是他從未傷害過他人,甚至無神論的他,還慷慨捐贈修女,其實從其自述那段,雖然飄邈,也可看出主角比起我們,更有一顆良善的心,有多少十幾歲的青少年會那麼想?如果有絕對不可能是我。 回到前頭那段關於暗殺者與《麥田捕手》的關聯性,讀完小說真有一種牽拖厝邊的感覺。這部小說讀了會想殺人嗎?就我而言,不可能,霍爾頓,我完全認為他本質上是一個很好的孩子,他懷念早逝的弟弟,與妹妹菲比之間的相處都很動人;尤其霍爾頓與菲比告別那段,菲比拖著一只拿不動的大手提箱,趕著要跟哥哥離家出走那段,真的很好笑,也很感人,心中有一酸的感慨。 為什麼拖了這麼久才讀《麥田捕手》呢?主要當然是舊譯本夭壽差,讓人食不下嚥,擺了好久都不知丟到哪兒了。這次不知為何,出版社哪根神經不對想重新出版《麥田捕手》,看完覺得文字翻譯得挺好,沒花多久便讀完,只是沒有翻譯者簡介,這樣的手法往往都是大陸翻譯,只是簡繁轉換,換皮出版,不過這次看得出來出版社有用心潤飾過,有些文字或語助詞都適當地轉換成台灣常用字,讓人會不經意地笑了出來,只有一個重要差錯沒挑到,就是「四壘」,靠,害我一時回神不過來,還屈指算了一下,我還本壘打咧!! 其實這本書沒什麼大道理,也不用說得太多,他媽的看了就是,绝對值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