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局內局外》

有一個人離開了捷克鄉下的老家出外謀生,經過二十五年,他發達了,便帶著妻子和小孩衣錦還鄉。他的母親和妹妹在故鄉開了旅館,為了給她們一個驚喜,他獨自到了母親的旅館,但是母親沒認出他,他想跟母親開個玩笑,就心血來潮地要了一個房間,還把錢亮了出來,到了夜裡,他的母親與妹妹竟為了謀財而用榔頭將他打死,並將屍體丟入河中。天亮後,他的妻子來了,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她吐露了丈夫的真實身分。結果那個母親上吊自殺,妹妹也投井自盡。 故事很無奈,這是在小說裡,唯一跟異鄉扯得上關係的,不過引述這段,最大用意不在於此,而在於故事主角的反應,主角自述看了這新聞無數次,一方面仍覺得這新聞不真實,一方面又覺得很「自然」,讀《局內局外》給我的最大感受也是如此。 這部小說薄薄沒幾頁,從開頭讀到結尾一直浮現這樣的感覺—既不真實又好像很自然,自然到理所當然,自然到無所謂。 故事開頭的第一句話就破題點出小說整個調性: 今天,媽媽死了。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 故事就在這種看似不真實,又很自然的狀態下展開,乃至結束。很多人將卡繆歸於「存在主義」文學脈絡底下的大師;存在主義是當代,尤以六零年代為甚,影響整個世界一個世代甚深的思潮,代表人物為知名思想家—沙特、海德格,當然還有卡繆,不過與海德格那種存在主義哲學不同,法國的沙特與卡繆主要還是以文學作為表現的方式。其實存在主義小說之間也有很多異同,如沙特與卡繆之間的情結與爭執,這也不用多說什麼,但描述世人在世間的「荒謬」、「掙扎」與「無助」似乎是存在主義文學之間共通的要素。 然而,讀《局內局外》時,一直思索書中所描寫的感覺究竟是不是「荒謬」?還是「掙扎」?好像是,又不是,如要形容主角的整個情境,我覺得以局外人的「格格不入」來形容會更恰當些。 故事雖然短薄,卡繆還是將之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重點似在於描寫主角參加母親葬禮的格格不入,第二部分則在於主角因過失而殺人遭受審判的過程,重點也是點出主角的格格不入。有些小說是以故事情節引人入勝,有些則是以對話精采而著稱,《局內局外》皆非如此,個人以為,以述說故事逐漸烘托出某種氛圍,進而引起人們反思才是《局內局外》的最大優點。 那種似在其中又在其外,從眾聲喧嘩中,彷彿飛快地被抽離到另一個世界,成為某種旁觀者,卻也不覺尷尬,又是那麼無所謂那麼的自然,或許很多人都可以體會,也曾經驗過,這是讀《局內局外》當下最大的想法與感受,很能理解小說所要傳達的意念,或許因為自己一直都有著局外人的感覺使然吧?所以很難評價《局內局外》,因為自己一直有著局外人的隔膜,但也不討厭這種格格不入,雖然有時仍會感到某種寂寞。 回到新的翻譯本上,究竟新舊翻譯之間有何差異,從沒讀過舊的譯本,無從比較。唯一可說的是,商務的新版本書名正名得好,要拍拍手,其實局內局外的游移才是這本小說要突顯的重點,然而讀完自己還是頗無言以對的,心中莫名有某種空虛感油然而生,慢慢擴散。 最後,《局內局外》究竟是不是偉大的小說呢?的確很難說,就小說本身而言,並非是那種讀了會馬上心有震撼的經典,就技法或技巧層面而言也並沒有讓人驚豔之處,但是這本小說介入時代思想的影響力與跨越時空侷限的力道,就其普遍性而言還是頗為可觀,值得一再思索仔細咀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