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奧斯卡之後

甚至,今年上映的某些電影或許更符合個人的口味與調性,如「吮 手指的人」、「偶然與你相遇」,這些小品電影甚至連受到奧斯卡的些許青睞也無,當然,這些電影的成熟度是遠不及「斷背山」的,只是其清新的氣息,也著實讓人欣賞不已,或許電影或美學上的偏好往往是主觀的因素強些,而這牽涉到更廣的生命情境與審美標準。 雖然並不特別偏好「斷背山」,但不能否認「斷背山」是今年度最 佳電影排行榜中,屈指可數的幾部,而且,「斷背山」這部電影承載的意義更遠大過於一部電影的實際價值;其實這樣說,倒也不是否定了「斷背山」作為一部電影的客觀藝術價值,如斷背山的取鏡、配樂、劇本的種種面向都是相當秀異的作品,李安作為導演在整合這些元素的努力上,更是讓人不得不為他喝采,尤其是在看完原著過後。 更可貴的是,「斷背山」讓人們正視了許多人一直在或隱或顯地迴 避的議題,即「同性戀」的爭議,雖然,或許「斷背山」處理的是更為普遍的價值—人類的「愛情」,但這部電影仍讓人側面地思索了,至今仍被主流社會排斥、歧視及壓迫的特殊「少數團體」,這對於許多弱勢團體來說,或許是有正面幫助的,因為電影在眾多現代的藝術形式上,較之小說、文學或音樂等形式,是更具影響力的。 這次「斷背山」獲得空前的轟動,更直接衝擊了社會上的許多主流 價值,如異性戀、基督教文明結構的價值基礎,尤其是在美國本土;斷背山甚至旋風式地席捲了眾多電影獎項,包括威尼斯影展的金獅獎、金球獎最佳影片等等,許多不可勝數的極高榮譽,讓人也為李安暗暗地高興;其實在金球獎頒獎典禮上,看見李安獲獎後,用了幾句中文問候台灣,那份感動,險險讓自己的眼淚撲簌地掉下。 也因為這股「斷背山」所捲起的旋風,讓人有了期待,期待「斷背 山」能在美國最高的電影殿堂上獲得更高榮譽,也就是能再度於奧斯卡中大放異彩,所以,昨天也是準時上網收看奧斯卡頒獎典禮(更又看了重播),但在觀看的過程中,就可以發現這次的奧斯卡頒獎氛圍其實是不利於「斷背山」的,但於李安獲得最佳導演那刻也暗自為他高興欣喜,不過當時也或多或少意識到「斷背山」或許與最大獎項—「最佳影片」無緣了。 說不在意奧斯卡是違心之論,否則就不會殷切期盼「斷背山」能在 其中獲得更高的殊榮,但其實也明白,奧斯卡謹代表美國主流價值的一種特殊再現,因為其中牽涉到「權力」、「利益」及「宣傳」的對立糾葛,並不單單純粹只是一場電影「本質」的競技,所以「斷背山」這次在「最佳影片」鎩羽而歸,自己旋即也能馬上獲得釋懷。 然而,「斷背山」在台灣人的眼中,不僅僅只是一部電影,「斷背 山」聚集了許多台灣人的普遍意志之深切期待,如同之前的「世界棒球經典賽」中的中華隊一般;台灣人實在有太多委屈,所以只能將這股委屈遙寄於許多人身上,因此,有了一種近似狂熱的熱情。每個人的心中或多或少有一種「民族主義」的傾向,這是非常一般的心態,不僅是強國,在弱勢的一方身上,更易於看出這股趨勢,「溫和」的民族主義是可取的,這也是團結的來源之一,不過也不能極端地囿於民族主義的偏見,雖然其中分寸的拿捏是非常困難的。 「斷背山」,由於是台灣出身的李安所執導的,因此更為台灣人所 殷切關注,所以中箭落馬後,眾多不滿的聲音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敗給了「衝擊效應」,其實「衝擊效應」,個人也看了兩次,一次在電影院,發現這部電影雖好,但其實並不到優秀的地步,相較於同樣手法的表現,「心靈角落」、「靈魂的重量」,個人以為還較之勝出許多,只是,單純地在何部電影較為「優劣」這死巷中打轉,似乎也逐漸沒有意義,歷史總會見證一切,此事就遺留給未來;儘管如此,私心還是以為,這次「衝擊效應」能獲得「最佳影片」實是許多外在因素所造成的,這也無須贅言,大家已經討論甚多。 該不該為李安抱屈,這是一種人之常情,人總是得宣洩的,儘管奧 斯卡的偏狹,我們是可以理解的,但抱怨總是難免的,雖然李安已經得到「最佳導演」,現在許多人的爭議在於,李安是不是台灣之光,個人以為這絲毫不是重點,「雪中送炭」與「錦上添花」,人們總是無意地僅作出後者的行為,這也無可厚非,人性罷了,只是在「錦上添花」之餘,我們更要思索台灣電影的何去何從,這才是李安在國際揚名之後,帶給台灣電影的重大啟示。 喧囂即將過去,希望在喧囂過後,不是如往常似的,不留下一點點 痕跡,台灣人總是容易遺忘,台灣電影還需要大家的關注,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營造國片市場,如何培養下一代的電影人才新血,而不是只在意一時的意氣之爭,爭論過後,風捲殘雲的一絲不留;「斷背山」除了讓我們體會到人類「愛情」之美外,遺留在我們心中的,更該是對於他者的「寬容」或是「尊重」,這說來簡單,但是許多人總是帶著一把嚴峻的尺度在丈量他者,希望看完斷背山以及奧斯卡頒獎過後,我們能從「斷背山」的內在底蘊中學習更多,其中「寬容」跟「尊重」的價值,也許對台灣人是更為重要的,這可能也是李安拍攝「斷背山」的初衷。 最後,也要恭喜李安,台灣因為您而感到光榮,這並不是奢想攀附 李安的風采,也無須在台灣是否對李安的成就作出什麼貢獻中迴圈打繞,李安的成就主要是自己的努力,或許台灣許多人士對之有所援助;這種光榮主要是一種同身為台灣人的與有榮焉,台灣的憤怒與委屈實在太多,需要一股管道宣洩,這管道不是政治上的鬥爭,不是經濟上的獲利,而是一種美學式的昇華,希望,往後,台灣能再出現另外一位「李安」,希望,希望不只是希望,而能再度實現,重現台灣電影的風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