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冥王星》

不僅是書,連帶作者的生命,都在書寫此書的那年有了絕大的變動。從第一篇〈光頭報告〉就可以嗅出這種味道。無論男女,變化髮型都算是件大事,更何況光頭對普通男生來說都是重大的變動了,無疑,對女生來說更是;從這篇文章可以看出,張惠菁理光頭並非有著標新立異的打算,而是由於修行的緣故,或許也是試圖想走出一條新的路徑,如其文末所說的: 有時覺得,在這世間發生的許多事,像是投到存在的水塘裡的一塊明礬。在這自我的水塘中,有些念頭浮現,有些沉澱。也許正在逐漸地聚攏形成,一條新的路徑。 在幾個月前,大概還是去年了,在陳文茜的節目上不小心聽到「張惠菁」這名字,一時覺得耳熟,便仔細看下去,原來與故宮弊案有關,小妹大正用慣有流暢的語調批評杜正勝等人,反倒便沒再從其口中聽到張惠菁這幾個字,自己知道這位美女作家正是在故宮任職,沒想到這就是張惠菁那年變動的最大主因。 閱讀張惠菁的文字有幾年了,看過她的所有散文集子,然而自從《告別》之後,才覺得她的文字與思緒有了較高的層次,相對於更早之前的作品來說;而後來的《你不相信的事》水準也維持得不錯,那《給冥王星》這本書好看嗎?雖然《給冥王星》是在變動時期中寫成,我還是覺得寫得很「張惠菁」,當然好壞原先就難說了,見仁見智。 什麼是張惠菁風格呢?套句她自己的文字,是她形容好友的,拿來形容她的文字風格,我覺得好貼切: 我一直很羨幕她,能在生活瑣碎事物裡經營出美感。那是需要一種在現時現刻裡定居的從容,才能養出來的。 與句子裡說的一樣,其實我蠻羨幕她的,能在生活的瑣碎事物裡經營出某種文字美感,更重要的是,她能在生活瑣碎中尋求意義,當然有時太過駑頓,我在文字內容中是讀不出什麼意義的;讀她的文字,心裡常常想著的,漂浮著的疑問是,她怎麼能寫出那麼難以形容的字句呢?為什麼她的觀察會如此細膩?也許就是一份天生的「從容」使然。 算算《給冥王星》中總共三十幾篇文章,裡面寫自己、歷史、上海、漫畫、鄂蘭、納博科夫、亞歷山卓等,總體來說,自己讀來是開心的,少讀華語作家的散文作品,張惠菁算是一個特殊的例外。讀此書還有發生一個巧合,張惠菁在〈假面亞歷山大大帝〉中也說了《伊里亞德》中關於阿基里斯與赫克特那段故事,這幾天讀的三本書中不約而同地都提到這段,真是有趣;張惠菁是學歷史的,許多典故經由她的轉化,又有了不同的觀點,這點也屬特別。 記得在《你不相信的事》中,張惠菁曾經形容「星期天下午」是一個特殊的時刻,有如時間結界般,沒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她喜歡在此時間結界中寫作、讀書或思考;在這本書的〈清十郎的抉擇〉中,她又提到了這樣的概念,只是這次張惠菁說,這樣的時刻是雙面刃,以為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心中又會有所期待,所以「抱定執念而等待往往更糟。」她這麼寫著。 《給冥王星》中的同名散文,某種程度也給了我關於書名的答案,這書名實在太過不合常理,太過古怪。冥王星其實是以希臘神話中冥界之神來命名的行星,在星相學中象徵著「巨大而深沉的轉變。且這轉變的開端,潛藏於久遠以前。」而在文末的最後一段,讓人讀來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感覺,或許是張惠菁的某種自我告白。 在很久以前有人曾問過我一個問題,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不變、永恆的?想了很久,絞盡腦汁也答不出來,最後他的答案是:「改變」才是世上永恆不變的,仔細想想頗有道理。張惠菁也許也知道這樣的道理,我一直覺得《給冥王星》,不只寫給他人,其實同時也是她寫給自己的,希望她往後也能找到一條新的生命路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