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理論之後》

還是究竟已到了後理論的年代,我們並不需要理論的帶領,生活實踐就會偶然地證成自身,理論只不過是胡言亂語,我們並不需要理論來提供基礎,文化理論或後學走到最後,竟然弔詭地反身過來解構自己嗎?泰瑞.伊格頓(Terry Eagleton)在新書—《理論之後》(After Theory ),對此提供了許多創意的見解。 大家都知道,後結構、後現代、後殖民與女性主義等可概括為的「後學」哲學文化理論,可算是二十世紀文化研究的顯學,這些理論帶給整個世界一種爆炸性的信息,並開展了另一向度的理論卷軸,也為身處於(後)現代性氛圍的世界,戴上了另一副與眾不同的眼鏡,使人們把眼光從真理、整體、普遍、歷史、基礎、進步、本質身上,轉向差異、相對、異質、去基礎、非本質的面向; 同時她們也讓人們轉身注意日常生活,而非睥睨周遭甚至自己,僅遙遙望向歷史、理性、形上等鉅型敘述(grand narratives),這些鉅型敘述普遍化了人,架空了性別、階級、種族等範疇。反之,這些文化理論的獨到之處,就是把人從關注於上帝的天城或人類本身架設的天城身上,轉移到了地面與自身,環顧關懷的是眾多「差異」所構成的人類現實世界,這是文化理論或泛稱後學的理論家帶給我們的最美好的禮物。 只是,諸多文化理論在逐漸成熟之際,卻慢慢步向極端的瑣碎、相對與耽溺,因而使她們也漸漸喪失了自身的力量。《理論之後》之作者伊格頓對此感到憂心忡忡,進而批判甚至提出了自己一套理論觀點。不過聰明的讀者其實可以馬上發現,伊格頓的理論之後並非遺棄理論,而是追求理論(after theory ),伊格頓試圖以正統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基礎融合眾多理論思想精華,在文化理論走上歧途之後(當然這是伊格頓的貫有立場),聲嘶力竭地提出了另一種文化理論的典範,試圖縫合以往文化理論的裂縫。 伊格頓認為儘管諸多後學途徑的文化理論帶來許多獨到見解,這是值得欣慰之處,但在側眼旁觀四周之時,卻遺忘了人生中許多的重要範疇,如對政治、道德、德行論述之遺忘,僅在微型政略(micropolitics)中小鼻子小眼睛地打轉,為了反規範,對規範採取無謂敵視,採用節點戰略,甚至更走火入魔地把專注力擺在枝微末節之物,忽略了尚有許多該注意到的關懷,更喪失了實踐的力量。 尤其在如今資本主義全球化論述風雨交加之時,如何力挽狂瀾地對抗其惡處,他認為文化理論對此視而不見是件危險的行為,對此,他也憂心忡忡。伊格頓進一步指出,如果文化理論不抽身於微型政略的窠臼,之後僅會被對手的論述吞蝕殆盡而無法抽身,如果文化理論不把目光擺置於全球戰略或鉅型敘述之上,發展另一套理論論述,將無法面對未來的挑戰。 伊格頓告訴我們,雖然在地思考是一個優點,但如此卻也遮蔽了許多更宏觀的視野,所以伊格頓在《理論之後》中,提出的答案與解釋是,我們必須建構一套與時並進的鉅型敘述,雖然他也尚未提出一套令人滿意的答案,但在此時,似乎也確有某種振聾發聵的效果,並不無啟發之處。 《理論之後》一書,嚴格來說,並非嚴肅的學術作品,全書以散論形式行文,有缺點也有優點。幽默的書寫風格讓人為之失笑,反諷語調顯露出不失創意的趣味,讀來笑聲不斷,尤其在前四章,讓人讀來是精神奕奕,並不會昏睡沈沈;但也因為其散漫的書寫模式,夾帶著語焉不詳的缺陷,讀著讀著就會讓人模糊了焦點。 或許也可以說,這本書可以分成兩部分來讀,前四章對文化理論既褒獎又貶抑,有著窮酸刻薄的語調,這也是該書有趣之處;書本的後四章我們可視為是他個人的獨創觀點,但又揉合許多大家的論調,變成了理論的雜匯拼盤,為了縫補文化理論的缺口,伊格頓大談文化理論不談的範疇,如真理、客觀、德行、道德,當然,這些概念都已非以往素樸的真理觀、倫理學論述,伊格頓巧手修正了許多僵直部分,當然從中可以看到許多人的影子,只不過有太多詮釋相當值得讓人琢磨再三。 理論與實踐或論述與生活,總是牽扯著切割不清的系譜牽連,理論與實踐可能並非單向影響,或許是雙向溝通也說不定,理論的繁雜多元性,百花爭鳴也是好事一件。微型政略有其優點,大家一起研究陰毛沒有什麼不對,研究內褲也很有創意,只要該研究能帶來許多深沈的思考意蘊。 其實,鉅型論述有其龐大力量,可讓人們關注全球階級、貧富差距等大問題,但如此一來卻忽略了一些需要靠近一點的放大鏡才看得到的差異與異質,鉅型論述在某些部分可能太過普遍或太遙遠了,所以或許微型政略也可以在地化地內爆資本主義、父權結構的宰制也說不定。伊格頓可能也想太多,但理論創意就是想太多才能併發出深邃的五彩光芒,讀著這類型的讀物可以觸發我們更多想像的空間,不讓思想侷限,甚至慢慢枯萎死亡。 人類的行為與文化結構太過複雜繁複,不可能有存在著一套完美、天衣無縫的理論就可應付無遺,每套文化論述不可能沒有缺縫,不過看看每個理論家用哪一套針線來縫補時,常常使人感激其思考創見,更可能轉化自己視野盲點,確實有時也會被搞得精神分裂,或頭昏腦脹,但不反諸己身,僅固執地持著自己的一套價值眼鏡,偶爾也會有陷入某種僵硬的意識形態之虞,而邁入過於僵固難化的處境。理論與思想是需要一再修正的,不是說拿了一套尚方寶劍就能打遍四方,免不了每個人自己會有一套偏好的理論觀點,但在思想碰觸交接時,並不需要為了反對而反對,虛心謹慎聆聽付出關注,才不會把自己逼向思想的死角。 在閱讀《理論之後》時,原先是充滿愉悅的,在閱讀該書時,不像是閱讀學術理論般的枯燥乏味,反而有一種閱讀睿智之人所書寫的散文的味道,自己對文化理論並無專精之研究,但讀來卻也津津有味,這種書寫策略某部分來說是成功的;在前言中,作者已經明言這本書的主要對象是一般學生與讀者,想來這本書或許也是伊格頓自己理論的部分實踐,透過簡潔幽默的書寫,影響更多人能夠關注文化現象,更能去關注世界上許多存在已久的缺憾。 在注視世界的敗壞之處時,許多人總是懷著憤怒不堪的心情,只是對於實踐,我們多時是充滿無力感的,但只要繼續思索,也許行動仍避不開犬儒,但心裡的叛逆、正義的活水會永遠轉動著,或許有一天會從內在緩緩流洩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