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失物招領處》

被譽為德國當代三大作家之一的藍茨,與享譽國際文壇的德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葛拉斯,在德國文壇的地位相孚,一般而言,台灣對德國文學界向來是陌生的,只是從這般讚譽陣仗看來,其著作應也不能小而覷之,在閱讀《失物招領處》之後,對這般響亮的聲望便無懷疑。 第一次接觸藍茨的小說,並不知道其著作風格為何,也因為對其背景的幾近一無所知,所以閱讀其作品的感受可能也是最直觀、純粹的,更別有一番韻味,如同看電影一樣,偶然看到一部佳作,那感受總是特別深刻,也無絲毫成見在此。 首先先交代故事背景,《失物招領處》的背景可能是在當代,但文中並無明確交代時代脈絡,不過從文中的脈絡可以得知,應該沒有疑問,是在現代德國,故事內容陳述一位年輕的德國青年—亨利˙倪浮,初到德國鐵路局的失物招領處工作的故事,由這個輻軸點開展出整個故事的架構,或許正如亨利所說: 「失物招領處對他來說是個命運交會的地方。」 亨利是一位富裕家庭出身的二十四歲青年,雖然出身優裕,卻沒有浮誇的俗氣,他大可輕易地透過關係謀求更好的職位,卻自願請調到較無前途的失物招領處,是一位非常特別的男孩,看似輕浮,卻有一顆純淨的心靈,自願請調到失物招領處的他只為了工作愉快,而不為其他世俗成就,他自述: 「在失物招領處得到的快樂,是藉由幫助他人尋找失物,從別人的快樂中獲得自己的成就。」 也因為他的人格特質,逐漸於失物招領處得到大家的認同,其實該處原先只有主管哈姆斯,略長他幾歲的女職員寶菈,年老的布斯曼,故事其實非常平實,如同我們的日常生活一般,這也是這本小說的特色,在日常生活的脈絡裡,隱喻著某些深刻的內涵。 就在某次偶然境遇下,亨利結識了一位來自俄羅斯巴什克爾的年輕數學博士—拉古廷,在這個地方,作者勾勒出小說當中最重要的一條線索,就是德國人民對於移民、他者的心態,或許也可以延伸到白人對於遙遠東方的態度。 其實在現實的現代德國社會中,移民問題向來是他們非常頭痛的社會議題,因為二戰的歷史因素,德國有非常多來自土耳其以及東方的移民,造成他們很大的困擾,如就業、補助、犯罪等難題,使得政府、社會有著極大的負擔,也因此,在德國政治光譜的極右派,向來存著民族主義純正血統的聲浪,一直居高不下,這些存有種族優越,對於移民有著莫名仇恨的族群,在書中具體化身為一群德國式的飆車族,仇視外來者,作者不僅描述某些特定族群的具體仇視行為,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一般民眾身上,也存在著若有似無的歧視,最終使得來自中亞草原的年輕人拉古廷中斷在德國的研究生活,爾後傷心欲絕,選擇不告而別。 其實這部小說,對於種族問題的反省是隱而未顯的,但是從主角亨利以及他姊姊芭芭拉對於拉古廷的感情,可以發現藍茨要德國人學習的不只是對他者的寬容,如同某位哲學家說過的:「寬容總預設著邪惡」,作者要求的更是相互理解與溝通,尤其芭芭拉與拉古廷的淡淡情愫,藍茨的視野甚至是超越種族藩籬的,有著近似理想主義的味道。 書中除了種族問題這條主線外,還存在另一核心—「記憶與遺忘」。 可以說人類有別於動物,很重要的一點是,人類是會說故事的存有,透過自我回憶與自我敘述,透過溝通與他者對話,我們藉此構成自我,內在與外在的雙向溝通確定了「我是誰」,然而,新時代的特色是「遺忘」,因此再現實生活當中,我們需要失物招領處的存在。 人們太過容易遺忘,什麼都可能拋棄掉,什麼都可以代替,作者在這裡的一個隱喻是,存有著許多意義是不容代替的,那是一種回憶、一種獨特的扭帶,構築了現在的自我與過去的自我之間意義的連結。 「每個箱子都有一個故事,其實每件失物都有一段經歷,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就會顯露出來。」 作者的這段話的意義昭然若揭,許多我們視之理所當然的存在,總在理所當然之中,逐漸流失淡忘,我們也總是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失物招領處實際上還是一種記憶結合處,連結人們流失的記憶,也連結起歷史中的自我與現在的我,這才是一個完整的自我。 除了幾個顯然的要點之外,作者在描繪情感時,那種淡然的處理,也讓人極為深刻,如亨利與寶菈之間的感情關係、布斯曼父子之間深厚的情感、亨利與芭芭拉的姊弟情深、亨利與同僚的情誼,細微之處讓人更能咀嚼其中的深意; 所以這本著作與其說是在處理民族反省的大敘述,自己更情願將之解讀為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網絡的重構,這是一種細緻卻深遠的問題。實際上,現代人很難像書中人物的交往如此的單純、無邪,書中表現出這一面,也許也是作者對於人性的另一種期盼,所以儘管這本書的線索眾多,最吸引自己的還是這個部分,透過亨利幾乎純淨的人格,讓我們可以反省自己的缺點,如對外來者的態度,對於邪惡的道德勇氣,這點似乎也是我們必須要學習的地方。 如南方朔在導讀最後所言: 「藍茨主張文學應該為道德服務,強調文學的諷喻性。」 南方朔的詮釋不知道是否真為藍茨的本意,太多人喜歡傳達錯誤的訊息不過,這卻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一直以來,美感/道德或藝術/真理這兩個主題,向來是小說本質該以孰為重的永恆命題,也是小說家本身的目標為何的問題,此涉及到的是小說的本身就是目的,或者小說是為了某一更高的目的而存在的劃分,這問題其實也一直困擾著小說家們。 到了當代,小說本身逐漸確定了自身的目的性,如今,小說已經不是為了其他更高的目的而存在,所以現在的小說可以只追求技巧的極致,也可以只追求某一特定瑣碎的主題,小說本身已經不需要承載道德價值,也不需要文以載道了,這或許也是現代發展所帶來的必然性。 在現代的解魅理性化過程中,個人的主觀價值已重於外在的道德價值,道德判準之根源一大部分來自個人,依循而來,已經沒有人可以跟我們說,什麼是最正確的,什麼是好的,純粹的藝術凌駕於一切也是可以預期的,既然沒人可以告訴我們什麼是真理,小說家何德何能?他們如何能夠確定本身的正確性呢? 小說藝術除卻了沈重的任務後,一直朝向解構自身的路徑前去,往著更輕薄、更輕鬆的道路邁進,但以極高的速度往這樣的方向奔馳,走到了極端,小說本身似乎也喪失了其最獨特的重量,如果小說的職責只有愉悅,小說的存在只為了本身,這般的後果,似乎並不是我們所期待的,也不是我們想要的。 雖然個人以為《失物招領處》並非如南方朔所言,存在著強烈的道德服務性,但是不可否認,作者也蘊含著許多道德思考的任務給讀者,故而也存在著這個面向的思維,只是非常隱而不顯的,而除了某些嚴肅議題的思考外,這本小說的背景非常容易進入,也非常易讀,小說自身的藝術成分也不低,所以說,作者似乎將美感與道德思考之間做了部分完善的均衡。 最後,坦白說,這部小說並非只有優點,其最大的缺點,個人以為是,線索太多,結構過於鬆散,但是這卻未構成這本小說的致命傷,在閱讀小說時,如果能更深入脈絡體會,或許能更得到意想不到的感動,結構鬆散或是線索太多收得不緊密也可以理解。 這部小說,真的是看似簡單容易,卻承載非常多的思考節點,要說是優點也是,缺點也可,端看讀者個人自己如何詮釋了,這本書雖然未到非常傑出之列,但憑藉著許多優點,似乎還是頗值得一讀,齊格飛‧藍茨在德國享有大名也可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