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但是這幾天比較欣喜的是,終於閱讀完了許久以來想拜讀的大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本小說從很久之前就如雷貫耳地常常聽人提起,也是台灣文人常常掛在嘴邊的大師-米蘭昆德拉的成名作之一。 自己的身體裡面好像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反骨」精神存在,有時候常會不自覺地排斥太多人推崇的作家,尤其是那些所謂的知識份子、文化偶像朗朗上口的幾位大師,動不動就昆德拉、卡爾維諾、馬奎斯,久而久之對這些大師就有了排斥感,(不過我自己心中還是很喜歡這些作家啦,只是不喜歡別人動輒掛在嘴邊)這些大師真是被一些「姿勢」份子談到濫了,也間接地影響到我對他們的觀感,不過說也奇怪,我還是會找他們的一些成名作來品讀看看,是否有如這些人宣稱的那麼偉大,但常常總是屢試不爽,大師就是大師,真的有令人難以望其項背的功力。 在台灣文化界中,比較常聽到的小說家除了卡爾維諾、馬奎斯之外,較常被談到的作家,我想可能非米蘭昆德拉莫屬,所以書架上早早就擺了時報名家坊系列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本小說是由大陸作家-韓少功按照英譯本所譯,也早就翻閱過了前面幾個段落,但也許因為心境不對,看了幾次都還是停留在前面,無法突破,也因為如此,昆德拉的許多作品都被我打入冷宮,並無打算收藏的心情。 韓少功應該也是一名很棒的作家,由名家翻譯名家的小說,這也少見,曾讀過他的【馬橋詞典】,是一本難得的特別之作,雖然好像模仿別人已經使用過的寫作格式,但不減其獨特,是非常好看的書。 但儘管如此,依照英譯本翻譯的中文版似乎還是不太恰當,尤其昆德拉本身也不滿意英譯本的某些翻譯,過了許久,某天在報紙副刊上發現,因為要紀念【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出版二十週年,皇冠出版社推出了以最新修訂過的法文版的全新中譯的消息,隨後就在書店馬上買了這本讓我又愛又恨的小說,買回到住處後,馬上翻閱,一開頭又讀到那段熟悉到不行的文字,因為讀過幾次前面的文字,總是讓我頭痛不已,一開始昆德拉就提到尼采兄的永劫回歸的哲學思維;還有巴門尼德的二重概念,藉此提出重與輕的對比,之前幾次閱讀一些哲學氣味比較重的篇幅時,總讓我思索良久,有時也因為如此而失了焦,這次就沒想那麼多,以一種不徐不急的態度,慢慢地咀嚼其文字與劇情的美感,先忽略其思想性的側面,沒想到終於讓我讀完了這本書,而且是驚艷連連的,邊看邊讚嘆,其文章的鋪排, 類似蒙太奇的手法,文字劇情看似隨意,卻又巧妙連接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實是小弟首見,應該是我見識淺陋,太小題大作,但真的讓人驚訝非常,另外作者顯現於文本之中的後設寫法也是一大特色,很有創意。 撇開這部分不提,昆德拉在這本大作裡,探討且開展出的愛情觀,也讓我大開眼界,使我心裡浮現著一種感覺,那就是沒想到愛情故事也能這麼寫的啊。 還有許多思想表露在其字裡行間,應該是要好好再閱讀一遍,讀完一次總是過於膚淺,還未讀到其精義,且他的哲學維度,在這次閱讀過程中是被我故意忽略掉的,是並未仔細思索的領域,往後精讀時,一定要好好思考其涵義,否則就虧大了,如此一本曠世鉅著可能就這麼讓我給糟蹋了,仔細想想這本小說是我除了【百年孤寂】以外,第一次看完一本小說後,有了想盡快重新翻閱的衝動之書,可能真是很合我的脾胃吧。 當然這本小說的故事重點在於愛情,但是劇情卻也與時代脈動緊密連結, 發生在60年代末期的捷克,剛好是蘇聯入侵的年代,時代與故事密切相關,跟赫拉巴爾的【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有某種異曲同工之處,雖然入侵國不同,但卻有一種類似的理路精神貫穿於布拉格。 昆德拉在小說當中,有意無意地也揭露了當時秘密警察盛行所瀰漫的恐怖氛圍,在愛情故事外,再現了當時的一些情景,讓人得以關照當時。不知道為什麼捷克作家總有一種迷人的特殊魅力,從卡夫卡、赫拉巴爾到昆德拉,都有某種訴說人世無常的功力,雖然透過相當不同的筆鋒與表現形式,卡夫卡藉由一種超寫實的筆法,顯露出對於人的存在之思索,其文字與故事是有名的難讀,但思想性卻也是較高的,赫拉巴爾則用大眾文學式的行文,沒有艱澀窒礙的文字,讓人得以無障礙的親近其中,其作品也負載了難以言語的現世關懷,米蘭昆德拉則以思想性的文字呈現了不一樣的寫作理型,三者出身捷克,寫作方式甚異,但卻也同樣展現了我說不上來的捷克精神。 往後,昆德拉的作品應該是我不會錯過的佳作,而布拉格之春也是我急待了解的一段歷史,越來越覺得對於人類歷史幾近無知,這是我另一想充實之處。總而言之,讀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突然覺得受到撞擊似的,是如此的重,但卻有股輕飄飄的感覺,是熬夜閱讀的錯覺嗎?我不清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