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帝國毀滅〉

從這段話可得知,如何讓人們相信種族優越是透過意識型態宣傳與科學的技術,造就了一個虛構世界,而這虛假世界往往更能以連貫的、周密的科學論據而證成,使人深信其真實性,喪失了清晰的自我判斷力;鄂蘭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之中,人們逐漸成為孤獨個體而流離失所,更成為極權主義興起的溫床,納粹透過西方歐洲十九世界以來便有的反猶主義傳統,以滅種為目的,確認了自我種族的優越性,且以之為黏合劑把這些個體縫合起來,甚至以科學手段指出一個虛妄的千年帝國藍圖,這後果我們都很清楚,在上世紀中造成一股史上從未見過的人類浩劫。 「帝國毀滅」以希特勒自殺前的十幾天的生活為背景,客觀地重現當時的實在景象,電影中的希特勒並非是我們印象所及的惡魔,而是以一個真實的老人的面貌現身於銀幕之中,電影是以當時陪伴在希特勒身旁的秘書小姐的傳記所改編而成,開場也以那位在戰爭中倖存,已經年邁的女性的口白娓娓道出自己的歉意而揭開電影序幕。 在電影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即將戰敗的德國首都-柏林,在面臨紅軍瀕臨城下時的危機,希特勒以及眾多軍事將領聚集於地下碉堡的情況,電影中並無誇張化戰爭的可怕,只表現出一個瀕臨戰敗的老人的歇斯底里,以及其深信自己的意識型態而遺忘了把人當成目的的道德標準。劇情並未提及屠殺猶太人的敘述,只點出希特勒對於德國平民的無情,在面臨俄軍攻擊柏林時,他甚至想摧毀民生建築,說出戰勝才是最主要的目的,那些無法生存的德國人也僅是強者生存弱者淘汰的自然法則的後果,電影演出他在提及這段話時,其行為舉止冷靜異常,反倒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在片中,希特勒並非僅是無情冷血的化身,也表現出人性化的一面,如在對待小孩與女人時,他的表情總是充滿溫和與誠懇,不過在指揮戰略時卻偏執到誰都不信,動不動就罵人,還妄想能夠逆轉戰局,這些表現都呈現出希特勒還是一個真實的人,並非妖魔化了他。在希特勒身旁的一些人還深信且崇拜他,完全信服其納粹帝國的想像,這也證明了鄂蘭所說的,在一套嚴密的科學、意識型態論證中,人們忘記了真實世界的實相,反倒更深信那個虛構世界的謊言; 那位女秘書在電影結尾的旁白中說出當時從未得知德國屠殺六百萬的猶太人,由此可見虛構的可怕欺滿,另外電影中一位婦女殺害了自己的五個小孩那段劇情,讓人也無法置信,片中她因為不想讓人民生活在非納粹的社會裡,所以先以安眠藥讓小孩沈睡,再以一顆顆的毒藥毒殺了幾個睡得香甜的小孩,之後自己與丈夫也自我了斷,再度證明集體歇斯底里的可怕程度。 一位納粹帝國的部長說了一句台詞讓人印象非常深刻,他說:是德國人民把國家託付給他們,他們的死活並不是自己的責任,這段話真為民主制度的脆弱性提出一項有力的否證。在人民喪失判斷力時,民主制度也不能保障人民的生活與權利,反倒毀滅了人民自己的生命,真是意味深遠的反諷;也提醒我們記得極權主義興起的基礎有很大一部份是在於民眾的支持上,希特勒的崛起是透過民主程序的合法手段所獲得的,故威瑪憲政危機到第三帝國的興起這段歷史,可以讓我們深深思索民主制度的脆弱以及政治判斷的重要性。 鄂蘭認為極權主義的興起是由於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種族主義的接連效應,更深沈地,則證明了啟蒙方案所帶來的現代性的失敗,泰勒(Charles Taylor)也曾說過,現代性之隱憂來源有三,一是個人主義的極致化;二是工具理性的發展過度;三是自由與自我治理的喪失; 這過程恰好緊密相扣,個人主義造成人們把自我封閉於內在的孤獨中,生活被平庸化與狹隘化;工具理性的過度發展,造成我們衡量一切事物僅以成本-利益的算計為最大依歸,這種技術性的思維也助長了我們如前點所說的平庸與狹隘化,人之所以為人的豐富性為之剝奪,依照前兩個隱憂而來,在政治生活上,個人獨自面對巨大的官僚國家盡是無力,這使得公民更加消極以對,形成了溫和專制主義的惡性循環,這點恰與鄂蘭的觀點不謀而合,也帶給我們莫大的啟示。 看完這部電影給自己最大的影響則是不能輕易對政治保持冷漠態度,在面對政治時,要保持的是政治審度的清晰判斷,而不是容易地就被政治人物所挑撥,審勢制宜地使用自己的實踐理性,不能輕易地被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的激情所矇瞞,在台灣現狀非綠即藍的簡易切割下,保持這種靈活的政治理性更是當務之急。 電影最後,女秘書帶著一位小孩穿過密密麻麻的俄國軍隊,騎 著腳踏車載著小孩,在曙光照耀下,鳥語的呢喃中,愉悅地穿過樹林小徑,導演是否以此隱喻對於浩劫重生後,展露的一點人類希望,頗值得我們深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