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詩>

日前下起一場大雨,很喜歡雨天朦朧感覺,所以故作姿態、搖頭晃腦地捧讀波赫士的詩集,儘管做作味道濃厚,但自己也讀得不亦樂乎,書中雖然僅有幾首詩而已,卻讓自己玩味賞意許久許久...... 透過翻譯,詩句必然流失其原汁原味的美感,詩句尤甚,吳爾芙曾提及: 「當你將句子中每一個詞都從某種語言轉換成另種語言,意思改變了一些,完全改變了相互關係中詞的發音、重音以及語調,這時,除了原文粗略的翻譯外,什麼也沒留下。......經過這樣處理後,......不僅失去了所有衣服而且失去了一些微妙且更為重要的東西—他們的個人風格、他們性格中特有的氣質。」 吳爾芙說得很有道理,雖然她指的是小說的翻譯;馬奎斯在一次訪談中也曾說過: 「西班牙文的對話是優美生動的。」 由此看來,西班牙文書寫詩詞或許更具有我們想像不到的殊異,但侷囿於語言限制,讀起翻譯本卻是不得不然的選擇,不過《波赫士全集Ⅰ》中譯本所附錄的那幾首詩詞,自己卻認為翻譯得很好,或許喪失了許多原味的音調,但那字句仍賦與自己很多想像圖像與畫面,讀起來的感覺仍是好美。 詩文之特別,在所有文體當中最獨樹一格的,很多人都將詩視為是最難表達的一種文學形式,無論透過詩寫情寫景,或依景寫情都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但如果表達得好,詩卻是最能直接感染、挑動人心的直接衝擊,難怪乎,曾聽人說過,詩人是最需要才氣的人,詩也是最具美學特質的一種存在,現在一點都不懷疑。 某位詩人曾說過: 「詩人並不發現詩,詩在那後面的某個地方,許久許久以來它就在那裡,詩人只是發現它。」 這種道理跟許多人寫小說一般(記得有很多相似的比喻,米開朗基羅也曾這樣譬喻過雕刻),很多小說家也曾說過故事就存在那裡,他們僅是挖掘它而已,創作似乎都著共同聯繫的本質,雖然表現形式差異甚多。 總覺得文學創作是所有文字工作中,最高層次的存有,只有才氣縱橫的人才能駕馭之,我們俗人儘管俗,有時間應該也多多讀詩,除了慰貼自己的心靈外,或許也能增添旁人所謂的「氣質」......>///<...... 。該來讀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