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反書族

但話雖如此,在閱讀的過程中,我們也能夠獲得許多知識、思考的資源,開闊自己的思想視野,無論是文史哲或各式各樣的書籍,閱讀皆能獲得這樣的益處,這是閱讀的獨特所在,我猜可能也沒有其他的行為能夠取代閱讀帶來的效果。 讀書,在腦海裡,常跟被逼迫看書連結在一塊,尤其從小到大都被灌輸唸書才有前途,所以大家日夜操勞地背、練習題目,搞到腦海裡剩下的盡是工具知識,當然如此也構成某一程度的知識基礎,但常常因此強迫抹滅了許多人的閱讀興趣,尤其上了大學後,我們總是拋開書本,徹底地除掉十幾年因升學壓力所帶來驅之不散的讀書魅影,往著許多娛樂方面發展、挺進,玩得不亦樂乎、樂不思蜀。 亮軒那篇文章,其實也不能說寫得差,起碼點出許多大學生的問題,只是他標題太過聳動,內容談的盡是大學教育的問題,這跟閱讀是兩碼子事情,似乎有點搞錯方向,而且有長輩碎碎念的症頭,但這是每個世代與世代間在交替時,總會遞嬗地一再搬演的戲碼,君不見四字頭的對五字頭的不滿,五字頭的對六字頭的不爽,現在上演最多的肥皂劇,就是六字頭對七字頭的失望,媒體喜歡推波助瀾,現在為七年級生冠上草莓族、月光族的冠冕,仔細想想,這只是一種例行的公式,五字頭的當初不也用類似的字眼來形容六字頭的嗎?只是他們常得了失憶症。 老一輩的對年輕一輩的免不了有所挑剔,因為當初他們也是這樣一路走來,讓他們發洩發洩也好,所以對亮軒的文章也無須太苛,這種論調聽得太多,知道就好。只是一個問題仍舊存在,現代人閱讀習慣逐漸喪失,這是無論大學生或社會人士普遍的情形,我們要惋惜某種事物流失,必然那件事物是值得珍惜的,自己向來以為閱讀是構成美好人生的必要條件之一,或許可能並非充要條件,但閱讀的確讓人們懂得許多事情,這是獨一無二的。 當然美好人生所需要的條件甚多,每個人都不一樣,音樂、電影、漫畫、唱歌等興趣皆是,但在知性活動上,心靈精神的充實、情感的體悟、文化素養皆是不可少的,而這些養分有很大的部分來自閱讀,當一個國家的人民都喪失了閱讀習慣,這個國家的文化可能也不會太高,這是為什麼許多國家、眾多人在提倡多閱讀的緣由,這現象並非台灣獨有。 只是,許多人,或者文化人士提倡閱讀卻也不太懂閱讀這道行,宣導提高文化素質,自己卻也無甚素質可言,提一個清單,寫出一個選擇項目讓人回答,不會就是沒文化素養,反過來說,我們能不能也出個題目讓他們做做呢?要是輪到我們出題目,他們可能抓破頭也想不出來,一個人在一個位置上,偶爾腦筋就會轉不過來,以為自己站在一個高度上,能頤指氣使、理直氣壯地提出一套觀點,這是很要不得的,他們都遺忘了自己也有某些主觀偏見以及侷限,所以這種行為或許還會惹來許多人的訕笑吧。 要如何能夠使人們培養閱讀興趣,在這時間點,難度是高了以往許多,在現代社會,動不動就要談競爭說效率,閱讀這種靜默的活動,難以吸引眾人目光,現代社會注重的是報酬是速度,是邊際效益的極大化,講到閱讀就傷感情,往往擺下一句「沒時間,有時間一定讀」,一晃眼,自己又成了馬鈴薯陷在沙發中,按著遙控器切換電視,影像就那麼百轉千迴地,一幕一幕地跳過,眼睛瞪著四方盒子,也沒看到什麼,時間也就消磨掉了,所以沒時間是有道理的。 要勸人閱讀是一件難事,畢竟這是諸神並立的時代,每個人有自己一套價值觀,自己是評判價值的終極來源,誰都不能說些什麼,說多了是宰制是壓迫,所以現在談道德、德行都是犯了忌諱,你有你的價值,我有我的人生,說太多是浪費口水,讀了一本好書,想跟別人說說,沒想到剛開了口,人家說這本書名真是做作,自己明明知道是本絕佳好書,卻也只能摸摸鼻子啞巴吃黃連,滿口唯唯稱是,人家就是喜歡讀漫畫看雜誌打電動,我們能說什麼呢? 不是說閱讀就能使人能思考、富有德行,只是從書中我們能獲得這般的可能性似乎較諸其他興趣來得高些,也能使我們更能沈靜思索許多事物,更有審慎判斷的能力來源,腦袋沒材料如何蓋房子,這是想當然爾的事情,或許經驗也是這能力的培基,但閱讀肯定也是其中之一。 人們常會被許多事物所矇騙,全球化人人稱好,媒體集體造神、權力無所不在,人們就這樣被呼弄了,媒體說一是一,這時期金磚四國好,因為新聞頻道商業雜誌是這麼寫的,不閱讀我們看到的就是這一個單面,人往往就成為一個單向度的人;偶爾我們會不滿周遭世界的敗壞,但往往僅成為情緒性的謾罵,沒有閱讀,知識如何可能?合理的批判如何成形?這才是值得擔憂的事情。 閱讀僅是個興趣,的確這也不是很高尚,尤其是把閱讀當作階級劃分,我閱讀所以我高尚,這是大錯特錯;但有了「我不閱讀也沒關係」的想法,同樣也不是那麼的正確,很多事物存在著許多角度的詮釋,我們無須一刀兩斷地切割,不過要怎麼鼓勵他人閱讀,又讓他們快樂,這應該是件難如登天的事情,很多人認為閱讀=沈悶、不上道,一些人甚至現在連文字太過密集就讀不下去,有些人也認為他們喜歡閱讀,但我們把眼睛往他們的書面一看,又是XX樹、又是痞XX,若不然就是XX如與吳XX,對,我們承認這也是閱讀,但我們只能兩手一擺雙眼一瞪,轉身看電視比較舒服。 亮軒談大學教育卻把大堆頭的人戴上了「反書族」這大帽子,論述行文與題目是兩個不交錯的平行線,這是其失策之處。可能自己也在他罵的行列之中,但不代表我不喜歡閱讀,想想,還是想太多,這問題還是交給「高級知識份子」煩惱比較實在,在這發牢騷也是無用。 曾經聽過一個說法,當你開闔起一本好書之時,作者的靈魂就會倏然出現並與你對話;一個作家一輩子能寫下一本好書就該謝天了,但是每個讀者卻可以那麼輕易地就讀到那麼多深沈靈魂的嘔心瀝血之作,然而往往人們卻因太過容易得到一件事物,就忽視了那事物的重要性,她們不知道,每本好書的重量可都是作者血肉交織而成的,但我們總視而不見,也難怪傳說中越是優秀的書,越是容易哭泣,因為他們太重,人們總是不願拿起,所以常被人遺忘在陰暗的角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