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後設小說

形上學這名詞好像在當初引入中國時,是用易經的「形而上者為之上,形而下者為之氣」格義而翻譯來的;而西方形上學(Meta-physics)這學科的概念是來自亞理斯多德那,(但絕對不是他第一個談)他的形上學在其哲學體系當中佔有第一哲學的地位,探討什麼是萬物背後最終極的規律、原則、基礎的學問—可以稱之第一因的東西,有人說後來編輯亞理斯多德著作的人,把那些討論第一因的學說集合起來,取之為「Meta-physics」。 另外有一個趣聞是說,後人在整理他的著作時,發現排在「物理學」之後有一本書,所以就把那本書稱之為「物理學之後」,這屬訛傳的成分高些,不過比較有趣味一點;在這裡Meta-有「之後」、「超越」的意思;依此而來,關於「後設倫理學」,我的理解是那些討論道德倫理之後原理的哲學,或甚至以討論倫理學本身為主題的哲學,如談「善」本身是什麼等等,因為對這個領域也不是太了解,這是很難的一門哲學領域。 後設小說(meta-fiction),跟上面提的相關,其實就是指那些使用後設語言來探討小說的作品,也就是說文本本身所使用的語言背後還有另一套語言的方式來建構小說,簡單地說就是作者在鋪陳故事時,不諱言談該故事的虛構性,虛虛實實交互使用,這種寫法其實是作者試圖打破讀者與文本間相互封閉的關係,讓讀者參與作者鋪陳小說時的過程,身為讀者的我們在閱讀時,看得到原本故事外的作者在形構小說情節,或作者也參與於小說故事之中。 這種技巧其實已經熱門很久了,著名的著作有卡爾維諾的《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國內有名的如張大春的《城邦暴力團》,沒讀過前書,對《城邦暴力團》比較熟,講一下他怎麼使用後設手法好了,當張大春在說這個故事時,他本身也跳入故事情節之中,讓讀者有種虛實難辨的感覺,但我們其實都知道那是虛構的,這就是後設技巧的趣味。如果說寫實小說是想逼近或描繪現實,後設小說就剛好與之相反,對於虛構本身的探討是這類小說的目的,也可以說是對小說虛構本質的一種反省。 後設技巧其實也橫跨到電影方面,如我之前貼的「愛情拼圖」就是一例,導演已經說明白這部電影是一部虛構之作,但故事主角還是在演一段故事,虛實交錯地在玩弄電影本身,另外阿巴斯的「櫻桃的滋味」也有這樣的味道,故事從頭到尾都是一個開計程車的人在開車尋死的旅途上,尋找一個願意埋葬他的人,如果電影都這樣拍就沒有後設的味道,但電影結尾,導演與工作團隊突然現身其中,被拍出自己收工的情形,(或許另一個意思是導演有意說明人生如戲)這就表示出該電影的虛構性,所以也是後設電影的一種呈現,還有很多電影是這樣的手法,像是蘭花賊也很典型。 最簡單地說,後設小說可以理解為反省小說的小說,後設電影可以理解為反省電影的電影。不過有時候接觸這些文本其實也很累,看個電影、小說還要那麼麻煩:P而後設小說在作者努力地構思形式之中,其實我另外還有一種感受,就是他們本身也在挑戰讀者的能力,真是有夠煩的。台灣小說界總是亦步亦趨地跟在外國小說熱潮後頭模仿,以前是魔幻寫實,現在則是後設小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