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德沃金演講

其實直到昨天上午還蠻掙扎是否要去聽演講,主要原因是,演講總還是沒有讀書來得深刻,而且為了演講還要跑去台北市區,實在是老大不願意,但在諸多考量下,最後中午還是請了假衝了過去,還好來得及。到了現場,略微環伺四周,還蠻驚訝的,因為人數頗多,幾乎可說是滿座;演講地點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一間會議室或演講廳之類的地方,座位應有五六百個以上,原本以為會沒什麼人的,沒想到竟然滿座,不知道來聽演講的人其來的目的與原因為何,心中還蠻好奇的。 主辦單位是雷震民主人權基金會,所以一開始還有雷震的女兒致詞,與頒發獎學金之類的活動,因為一時無聊就到處觀望,有看到一些看過的老師,如梁文韜,還有一些台灣政治思想界的一些熟面孔,如黃默、謝世民與戴華;戴華還是該場演講的主持人,英文講得頗好,在介紹德沃金時,還提到他與德沃金有所源淵,因他在二十多年前在美深造時,亦曾聽過他的演講,還說德沃金的外貌幾乎沒變,看台下的德沃金聽到還笑了一笑。 德沃金這場演講題目是「什麼是民主?」,主要應是想要反駁民主制度只是一種多數決或數人頭的制度,進而提出自己的一套見解,他將稱之為夥伴式的民主概念,這概念聽得不是太懂,但想來是有點太過樂觀。對此德沃金一度說到,主要是因為自己年紀太大,所以不想再當個悲觀主義者,讓全場觀眾不禁失笑。這也是演講中覺得比較有趣的地方。 因為前天沒睡好,演講時間還是下午,所以演講聽得昏昏沉沉,差點睡著。在一個地方,德沃金突然提到柏林這名字,才讓自己有點精神,而這可能是全場,他唯一援引或提及的學者,這部分主要是關於「民族主義」的討論。不像之前英國學者John Dunn來台時,提到柏林,稱之為「失敗的哲學家」,那麼得不客氣,德沃金說到,以前在閱讀柏林的著作時看到,在十九世紀時,人們以為民族主義肯定會走向滅亡或消失,沒想到在未來竟越來越是強大。 關於民族主義,德沃金還說,每次當他一聽到民族主義時,總感到害怕,但他後來說明,他害怕的是那種傳統式的民族主義,此種民族主義常為戰爭與災難之起源,然而德沃金似乎不那麼排斥某種公民民族主義(civic nationalism),這也不是太新的概念,因這似乎也是某種自由主義與民族主義的結合,在理論上,許多的自由主義理論家與學者已經討論過不少,只是在這裡,他著墨不深就是。 現場主辦單位發了一個小冊子,裡面有雷震的介紹,還有德沃金的人物與思想簡介,作者是成大法律系的王鵬翔教授,寫得還不錯,他在德沃金演講前,還在台上做了簡短的介紹,在這篇介紹文章的最後一段,王鵬翔亦引用柏林的刺蝟與狐狸的分法來介紹德沃金,也是某種對比與總結。 雖然在政治立場上,德沃金與柏林都是西方二十世紀最為重要的兩位自由主義大師,或許兩位在排名上甚至可以名列前茅,但在倫理學上,或較後設的觀點,德沃金與柏林的觀點可說是相對的,他並非是一個價值多元主義者,反而自詡為是刺蝟型的哲學家。在德沃金較晚期的一些文章著作中的許多段落都可看出端倪,兩者最為衝突之處在於德沃金反對柏林說的,「價值之衝突」,尤其是自由與平等之間會相互衝突無法共存之概念。 就我的理解,如果沒有錯誤的話,大致上,德沃金是一位強的價值客觀論,以柏林的術語來說,他會是一個價值一元論者,其思想體系之核心乃為平等,或平等的關懷與尊重;德沃金認為自由與平等兩者其實是可以整合的兩種價值,這在其《至上的美德》與《柏林的遺產》書中都可以觀察得到德沃金的論述,這也是德沃金與柏林的差異之處。在其新書《人權與民主生活》的幾個註腳中,德沃金提到他即將出版一本書,其書名為《刺蝟的正義》(Justice for Hedgehogs),德沃金擺明就是要為其立場辯護,所以如有機會倒是可以一讀。 好幾年前,曾讀過一篇德沃金的期刊論文,篇幅很大,那時的感想是,德沃金對於客觀的價值與真理似乎是頗為深信,也是因為這樣的立場,德沃金會反對晚期羅爾斯的迴避與退讓,也是因為這樣的立場,使得德沃金異於羅爾斯,不甘只作為一個學院哲學家,而會對於許多道德與政治爭議發表意見,甚至從而書寫學術專著,如對於墮胎、安樂死等爭議問題發表意見與學術文章,其許多著作其實都是針對議題而寫。 在印象中,德沃金是一位非常自信的人,亦不時與他人論戰,很知名的一場應是與其對手,亦是其老師—法哲學大師哈特(H.L.A.Hart),在法理學上的著名論戰,如沒記錯的話,在哈特的《法律概念》二版中之簡介還提到,哈特為了回應德沃金,思考了長達二十年之久,還是在其過世後,手稿被後人所整理出來,增訂在第二版,如此可見他們思考與辯論之深了。 總之這次去聽演講,主要還是抱著看大師的心態,德沃金已經接近八十歲,遠看外貌似乎仍不會太老,但講話時,嘴巴有點歪歪。在演講時,他還一手插著西裝褲的口袋,一手不時還倚著旁邊的講桌,就整體而言,整個人算是有點風采。聽完演講後,老實說,沒太大收穫,但可以看到當代英美政治哲學、法哲學的大師,我覺得是非常值得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