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

然而,由於學術越趨細緻專門化,即便皆可概括於社會科學之下,許多研究者彼此間卻互不往來,甚至在同一門學科底下,因為專攻領域不同,對於彼此間的研究也絲毫不知,這種情形絕非少見,該說是幸或不幸實屬難斷,一方面因為專業分工下,要做到跨領域涉獵實在太難,但僅抱著自己學科死命鑽研,似乎失之短淺,也很難稱得上是好事一件。 在國內學術界當然也有許多用功的學者,自己欽佩的也著實不少,但如就知識熱情與跨越學術領域的範疇來看,前中研院副院長朱敬一教授可能是自己最為佩服的一位。 為什麼會佩服朱敬一呢?就學術成就而言,他是台灣經濟學界頂尖的學者,更是中研院近來當選院士中年紀最為年輕的一位,且難得的是社會科學界中,除非有重大成就,要得此榮銜實是一大難事,光憑這點當然值得敬佩,不過自己佩服的主要因素還是在於他對於「知識」的熱情。 老實說,只讀過他的《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與《經濟學的視野》兩本著作,及偶爾在報章上讀到的文章,每每閱讀皆有所得;從其文章片段中大致得知其學術專長為法律經濟學,而為更深入法學研究,他不僅自修法律,更旁聽許多台大法律系教授的課程。 除此之外,讓人驚訝的還是,他更鑽研了政治哲學,其曾言之: 「這些政治哲學的閱讀不但能使自己從哲理面更深入地理解法律規範的思考基礎,也有助於自己概念思考的圓融,幫助相當大。」 在近二十年間,他便閱讀了近百冊的政治哲學經典,就我所知,即便法律與政治學界的許多學者也難以做到如此(除了少數攻讀法哲學的教授外),國內經濟學者肯潛入哲學領域者更是猶如麟毛鳳角。 為何如此呢?這是有原因的,在社會科學領域中,經濟學被尊為社會科學之后,經濟學者自視甚高久矣,可能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最「科學」與「客觀」,相較於國內其他社會科學學科,他們最能與國際接軌,因為他們最常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發表文章,因此也有人以「經濟學帝國主義」揶揄之,故此,要偉大的經濟學學者閱讀那些「不知所云」的哲學書籍,可能很難。 相對於國內其他經濟學者,朱敬一則更為宏觀些,也更能跨出知識範疇的侷限,國內與之相似的學者,可能少矣,就我所知,國外經濟學大師倒是有一位與其相似,且更為傑出,不僅在經濟學領域卓然有成,更深耕於政治哲學與倫理學,那便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不僅在經濟學上成就甚高,沈恩在英美哲學界,也是場子上的一號人物,發表了眾多影響甚鉅的文章。 提了這麼多,其實也不是對經濟學有所偏見,經濟學有其優點,眾所皆知,不必多說,但每個學門都有其侷限,如朱敬一所說,經濟學可以處理「實然」的問題,一旦涉入「應然」,或「規範性」問題,就便超出傳統經濟學能處理的範疇。所有理論都有邊界,他更曾說過: 「在傳統經濟學效率分析的範圍之外,還有倫理、政治哲學等重要面向。遺憾的是,國內有少數經濟學教授,都以為自己的那一套理論放諸四海皆準;愚昧狹隘只是自己貽笑大方,誤盡蒼生卻是一萬個要不得。」 關於經濟學或經濟學者的現象,還可以閱讀保羅克魯曼的《沿街叫賣的繁榮》,其中亦有可思之處,在此就不多說了。 由於朱敬一領悟「所有理論都有邊界」的道理,所以不會侷限,更勇於跨領域學習,其所跨越領域五花八門,經濟學、哲學、法律及生物演化等,如要細分下去,當真不可盡數之,而其為學之道盡在《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中,讀完此書便可一探其中究竟。 所以在此所要推薦的就是《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此書為聯經出版的一系列書籍,該書系之名皆為《給青年XX的信》,作者皆為各領域之佼佼者,顧名思義,此書系應是為鼓勵各領域中的有志者而寫,比如蔣勳就寫了《給青年藝術家的信》,漢寶德則為《給青年建築師的信》的作者。 因才疏學淺,除了《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並無機會接觸這些以信為名的書籍,且此書訴求對象並非如此書系中的他者皆有具體訴求之對象,如藝術家、建築師、小說家與律師等較為具體之對象,而是給「青年知識追求者」,仔細想想,如此不僅有其深意,更有某種知識熱情存在其中。 如讀完全書,尤其更會了解此書乃是為有志學術研究者所書寫,如更限縮範圍,我覺得有志於社會科學學術研究之年輕人皆可讀之,甚至是應讀之,更甚者,許多已在學術圈打滾的年輕學術研究者更應讀之,其中仍有許多可對照及警惕之處。 此書並非學術研究的實際操作守則,而是一位優秀社會科學研究者在學有所得之後,對於探索知識這道行的反省與建議,所以主要還是概念上的著重。其中的重要概念便是讀書「不住相」與研究「無為法」,這是第二封信的內容,應也是貫穿此書最為重要的概念,且兩個概念互為表裡。 所謂「不住相」乃是朱敬一援引金剛經所言:「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其引用其「不住相」概念,改為「學子不住相讀書,其功用不可思量。」主要是想述說沒有目的性的讀書之重要性,朱敬一認為「讀書要無用之用才能為大用」,善哉其言,個人一向秉持此觀點,讀到大學者有此觀點真是樂不可支。 就個人心得,朱敬一的「不住相」讀書的概念主要求之廣博,他更以己身經驗為例,其言: 「一位學者的興趣可能廣泛,但多多少少還是有跡可循。長期而言,多篇論文或書籍之中總還是可以串連出一些共通性,但重點是:這些共通性是自然流露的,而不是刻意追求系統性之下逼出來的。」 若以柏林的「狐狸與刺蝟」之別論之,就是要如狐狸般多元涉獵,最後便可如刺猬般的以一貫之,所以在學術研究方法上,狐狸與刺蝟並非不可相容,而是如何在一與多之間的擺盪取得均衡。因此「不住相」的多元攝取才能在廣泛中求得自然的共通與系統性,這應是朱敬一所想要表達的;但「不住相」讀書還得搭配上研究「無為法」才能相得益彰。 所謂無為法亦是引用金剛經的句子:「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而來,朱敬一認為,「假設你要在知識探索之路上出類拔萃的話,一定是因為你遵循一個我沒有辦法具體描述的過程,而讓你成就那個境界。」 具體而言,此處所談的探索知識或學術研究的兩大法門,如以其所言,便是廣泛閱讀與創意研究,而不能限縮眼界或循規蹈矩,如此一來知識積累與創新才能有所成就;我認為讀書「不住相」與研究「無為法」應是這本書的最大啟示。 但是讀書「不住相」與研究「無為法」都只是概念上的提示,如何做到,最後都還得要親身為之,一般人也要看看自己的斤兩,量力而為;話雖如此,我還是很贊成這樣的論點,如沒有一點學術熱情,何必從事學術研究呢? 《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的前五封信主要是概念的啟示,也是我認為獲得最多的地方,而後五封信大致又成一範疇,大多都是學術界中的實際經驗,比如社會科學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現象,以及投稿的經驗談,或是學界的市場運作及誘惑等,很值得年輕學者一讀。 閱讀朱敬一的文章是一大樂事,因文字清晰流暢,深入淺出,容易理解,閱讀其文常有著有為者亦若是之感,有意從事學術工作的年輕人,都應該來讀讀這本《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