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陌生的土地》

實在欣賞《醫生的翻譯員》,所以在長篇小說《同名之人》翻譯出來時,我也迫不及待地讀了,這本小說主題依然圍繞著印裔美國移民,不同的是,兩代移民間的矛盾成為此書述說的重點;這亦是作者的第一篇長篇小說,在閱讀時,一個強烈的感受是,她的能力似乎還不足以駕馭長篇小說。所以整體來說,《同名之人》是讓我失望的小說,在這幾年,還曾不小心看到電視在撥《同名之人》的改編電影,說實話,真的也不太好看。 那天知道鍾芭.拉希莉又有了新的作品《陌生的土地》,且有了中文翻譯,馬上便買來閱讀。由於不是去實體書店購買,拿到書時,還蠻不高興的,首先,一如往常的,書腰又是一堆人頭推薦,這就算了,編輯總要想法子行銷,反正書腰可以丟掉,翻開內頁,又看到許多推薦的文字,第一位還是政治人物,其他主要還是幾個部落客的幾行推薦文字,第一眼看了就莫名其妙,當然這部小說並非特例,一直都很難忍受出版社將一些名家或媒體的讚詞放上,現在更難忍受把一些不相關的人的推薦語放在書上,破壞也影響了自己對於這本書的第一印象,如此倒不如請幾個有研究的專家多寫幾篇介紹的文章,我覺得這樣對讀者還較有助益。 撇開不爽情緒,還是趕緊讀了《陌生的土地》,原先不知道是短篇小說集還是長篇小說,讀了才發現似乎還是以短篇為主,心中的第一感想是,鍾芭.拉希莉寫短篇小說的技巧應該沒什麼問題,且經過這幾年應該是爐火純青了,看完後,的確也是如此,技巧仍是一流,然而,打動我的部份卻是少了許多。故事背景依舊與移民相關,幾乎可說是《醫生的翻譯員》第二部,但故事內容卻有了些許的差異。 在《陌生的土地》中,移民身份似乎僅淡化成描述故事的背景,而非故事的重點,不像《醫生的翻譯員》中的短篇故事,移民身份在其中佔有較深的意義。在《陌生的土地》中所勾勒的故事,我認為都是蠻普遍的主題,如父女、姐弟、夫妻與朋友之間的緊張關係,且都不盡然是因族裔身份所引起的,移民身份在故事中的意義似乎不大,或只是鋪陳故事,或只是連結角色的作用。其中幾篇故事,在看的過程中,固然吸引人,描寫得非常細膩,但看到最後,我卻也有著一點抓不到重點的感覺。 這部小說分成兩部,第一部是五篇互相獨立的短篇小說,第二部則是三篇關聯的短篇所構成的中篇小說;如要說其中個人較為偏好的一篇,可能就是同名的短篇小說,其中談父女間若即若離的關係有點動人。除了<陌生的土地>外,第一部還有<地獄--天堂>、<權宜之選>、<只是好意>、<別管閒事>,這些短篇讀來還算愉快,但不夠滿意,不過我同意導讀所說的,因為這些年作者的生命經驗,使得她描寫更為細膩,如在為人妻、為人母後的經驗,似乎讓她描寫相似角色時,更為深入。 第二部的<歲末>的描寫也有點意思,雖然有點老套,主要是描寫母親過世,父親續弦後,兒子的懷念、難過與失落,或某種自我追尋,就我的觀點來看,第二部的<一生一次>與<歲末>是還可以一讀的小品,其中雖有關聯,卻也都可獨立來看,但第二部的最後一篇<離船上岸>,對我來說,實在有點牽強地故意要連結起來,斧鑿痕跡很深,讀來也不知所謂。 如同導讀中所提到的,有人批評鍾芭.拉希莉的主題重複,總是移民,地點總是脫離不了美國東北部,我也有相似的感受,這當然與她的背景脫離不了關係,其實也無可厚非,就如同導讀所提到的福克納,或我以前頗欣賞的莫言,都是反覆書寫自己的故鄉。但不僅主題與背景重複,鍾芭.拉希莉的角色中,高級知識份子出現的頻率很高,許多都是名校出身的學生或博士,讀來總有些單調,就像即便莫言多會說故事,每次都是高密東北鄉,讀到最後,我也覺得無趣與無味,除非能從中經營出更有縱深的故事,否則一再重複,可能會很容易讓人疲乏。 從故事重複性過高來看,《陌生的土地》應該是作者想突破的一部作品,雖然還是與移民相關,但族裔身份卻不再是小說刻意凸顯的重點,基本上,我認為「認同」與「流離」並非這部小說的關懷主題,或是,其實鍾芭.拉希莉是想從故事的特殊移民背景中,抽出人類普遍存在的緊張關係,讓讀者能領略到許多的衝突是超越特殊性的,普遍存在於人類的各種關係之中。不過,我還是覺得她做得不夠好就是。 整體來說,我不滿意《陌生的土地》的表現,我還是喜歡那本初出茅廬的《醫生的翻譯員》,雖然篇幅不大,但很迷人。即便如此,對我來說,鍾芭.拉希莉還是一位值得期待的作家,希望她能繼續寫出優秀的小說讓我們這些小說愛好者閱讀,只是我也不禁想著,她的寫作突破過程應該同時也會非常困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