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藝術終結之後》

從丹托的觀點來看,杜象的噴泉之所以被承認為藝術,主要在於藝術世界接受了現成物的理論,現成物或達達藝術衝決了藝術的界線,探索了藝術的疆界,因此被認為是跨時代的藝術觀,亦被藝術世界所承認,才得以成為藝術品。對丹托來說,安迪霍爾的布瑞洛箱更具有藝術終結的意義,一個普通箱子為何能成為藝術品?尤其是這個箱子並且無法與其他箱子做出區分,所以丹托認為在普普之後,任何事物皆有可能成為藝術,這代表了一種關於藝術的大敘述的終結,這也就是他所謂的藝術的終結。 在此,藝術的終結不代表藝術創作的結束,反而代表著一種多元主義的藝術敘述的可能。藝術終結是關於藝術是什麼的大敘述的結束,也代表著沒有單一的藝術真理的存在,其實在西方藝術史上一直存在著這種大敘述或是支配性的藝術觀念,我們可以從西方藝術史的後設論述來觀察;雖然西方藝術史從十五世紀文藝復興開始了藝術時代到十九世紀的寫實主義,其中歷經了眾多藝術流派,如古典主義、自然主義、矯飾主義、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浪漫主義等風格,但其背後的藝術觀點不外乎模擬再現外在真實或自然世界,也就是說如何再現真實或具象繪畫是數百年來西方藝術家的核心。 而模擬再現外在真實的藝術觀在十九世紀後期受到印象派的挑戰,印象派不在意如何去再現真實,他們不再在意去畫得多像自然,而重新思考真實與藝術形式的重要性,從此開創了現代藝術或現代主義的藝術理路。當然現代主義或現代繪畫的起點有人認為是印象派,亦有人認為是塞尚或畢卡索,其實從畢卡索「亞威農的姑娘」開始,現代主義繪畫才有了更為明顯的特徵,也就是非具象的特色,立體派不再重視模擬真實,或說他們其實是重新思考真實,如何去解構再重組成為他們的關懷,而所有的現代主義流派,包括野獸派、立體派、超現實主義、表現主義、抽象繪畫、抽象表現主義等都具有這樣的非具象的特徵,他們皆重新反思真實的概念,或重返心中追求內在的真實。 現代主義的出現,代表著西方藝術史上的一個重大的斷裂,也就是模擬外在真實的藝術觀的瓦解,但是現代主義藝術也成為一種大敘述或形式主義,他們對於藝術的追求走向抽象,更走向為藝術而藝術的境界,最後也成為一種高級藝術,成為了界定藝術的標準。因此雖然現代主義的出現終結了傳統西方藝術史的大敘述,但現代主義本身也成為了一種支配的大敘述,就丹托的觀點,直到普普出現,藝術的大敘述才徹底瓦解,步向了後歷史藝術的時代。 為什麼普普那麼重要?丹托認為普普藝術帶動了藝術自我探索哲學的實在,因此代表了西方藝術大敘述的結束。此話怎說呢?普普藝術讚揚平凡的事物,如玉米濃湯罐頭、電影明星和漫畫,就表面看其實是頗有「媚俗」的感覺,更沒有什麼嚴肅的哲學深度,而是走向商業通俗,其重大意義在於解除了藝術的疆界,解放了藝術的定義,亦是在普普之後,什麼事物都可能成為藝術品,這就是普普帶來的藝術終結的意義。 藝術終結是好是壞呢?對一些嚴肅的藝術評論者來說,這再壞也不過了,但對丹托來說,似乎是好事一件,他認為: 「多元的藝術世界需要多元的藝術評論,我認為這代表評論不能在株守一套排他的歷史敘述,應將每一件作品以個體看待,各有其原因、意義、指涉,這種種因素又如何具體呈現,如何解讀。」 所以丹托的藝術終結非但不是壞事,還是天大的好事,藝術終結之後,帶來的其實是一種多元主義的藝術敘述的觀點,已經沒有一種大敘述或特定的規範可以支配整個藝術世界,這樣的觀點似乎不陌生,好像與法國後現代主義有著相近的觀點,如李歐塔著名的主張,大敘述的消失正是後現代主義的訴求,他們對於啟蒙之後的理性中心主義的反抗與丹托對於藝術世界的大敘述的終結,其中甚有異曲同工之處。 最後是不是邁向後現代?或藝術終結是不是一種後現代主義的藝術觀呢?我認為這是丹托立場頗有意思的地方。後現代主義反對理性、讚頌異質、支持去中心、強調解構、喜歡混雜與模糊,這其中亦肯定了反本質主義的立場。而丹托自己卻認為他是藝術哲學的本質主義者,什麼是本質主義呢?以女性主義的觀點來說,本質主義就是認為女性做為一個範疇具有某種普遍且共通的特質,這種觀點已經是非常政治不正確的觀點,現在歌頌差異才是正道,而丹托的藝術哲學的本質主義也是相近的概念,藝術的概念範疇中有其本質的存在,但是他認為他是一種本質主義的歷史相對主義者,或是藝術的本質主義的多元主義者。 先就前者來說,本質主義與相對主義其實是一個矛盾的概念,因為本質主義支持的是一種普遍主義的立場,事物的本質是超越時空的存在,而相對主義剛好反對一種超越時空的普遍標準的存在,所以本質主義會與歷史相對主義對立,如果從本質主義的多元主義來看,則可能有某種緩和的途徑,也就是寓普遍主義於特殊主義之中,也就是說雖然有某些普遍的本質存在,但其實這些特質還是可以再做特殊的詮釋,因此仍有多元詮釋的空間,而不會陷入本質主義式的理所當然或二元對立的陷阱。 為什麼丹托支持某種本質主義呢?這應是有原因的,因為如果支持某種反本質主義往往會走到瓶頸,有著無法判斷、無法定義的危險,當然在女性主義中,難題則是出現在如何團結的問題上,所以丹托強調「藝術世界判斷一個物件是否為藝術品時,須提出理由佐證,避免判斷為個人喜好,過於武斷。」因此雖然丹托的藝術終結論有著後現代主義色彩卻仍有某種客觀標準的存在,我是蠻贊成這樣的立場,也就是某種特殊的普遍主義的多元主義觀點,既有多元敘述的存在,也可免於武斷或相對封閉的危險。 但是就丹托的立場來看,他的本質主義的多元主義或歷史相對主義觀點是否能與他的「藝術世界」的建構論立場調和,其間似乎是有難處的。因為一套藝術理論並不必然會支持某種本質主義的概念,也就是說,一套理論想證成某種藝術品時,其不必然要提出藝術本質的概念,比如說,他們不必去宣稱他們的藝術品具有真善美等傳統的美學特質,因此藝術世界的藝術建構的觀點其實與他的本質主義有著某種無法化解的矛盾存在,比如安迪霍爾的布瑞洛箱與杜象的噴泉,都是非本質主義的藝術觀點。 藝術是一個特殊的範疇,藝術終結更是一個驚人的概念,但是藝術終結不代表藝術的死亡,而昰表現出藝術世界的眾聲喧譁,在普普之後,西方藝術世界產生眾多的藝術流派,數不勝數,其藝術形式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從這裡就可以發現藝術終結代表的乃是藝術概念的開放與重生。 閱讀丹托的<在藝術終結之後>收穫非常多,我閱讀這本書已經有好幾次了,每次讀都覺得很有收穫,但也看得不是太懂,似懂非懂之間,所以要閱讀這本書的門檻著實不低,如果對西方藝術史與藝術理論不熟的話,非常難以進入他的論述脈絡之中,即便熟悉西方藝術,來閱讀這本書也會有困難,因為如果沒有一定的哲學底子,要讀懂這本書也非常困難,不過這本書確實是一本非常好的藝術哲學的書籍,如果要對西方藝術有更進一步的理解,或想稍微理解一下什麼是「藝術」的後設概念,我覺得這是一本可以拿來看看的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