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通讀者的主觀意見
關於部落格
關於閱讀
  • 3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為愛朗讀】

 在思想上,她的政治思想因復興亞里斯多德的古典共和思想,而被認為是當代雅典共和主義的源頭,啟發了西方思想界對於何謂政治的不同想像,也被認為是審議式民主的重要影響者。
 
在個人特質上,鄂蘭因與哲學家海德格的一場師生戀,而廣受注目與議論。海德格在二戰時因靠攏納粹政權,在戰後名聲大壞,鄂蘭雖為德籍猶太裔,卻仍為他在英美學界恢復聲譽,所以海德格在英美哲學界廣為人知,一部分還是鄂蘭的功勞。
 
為什麼談【為愛朗讀】這部電影會提到鄂蘭呢?
 
因為原著作者徐四金在為小說女主角取名時,就用了漢娜(Hanna)作為名字,討論主題也與鄂蘭的著作【耶路撒冷的艾克曼:對於罪惡平庸性的報導】息息相關,因而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漢娜鄂蘭與這部電影與著作的關聯性。
 
艾克曼(Adolf Eichman)是二戰時德國納粹的情報頭目,負責執行猶太種族屠殺,1961年,他從阿根廷被引渡至以色列審判,鄂蘭當時親至現場寫下觀察心得,而後成書發表。
 
鄂蘭認為艾克曼犯下的罪刑之原因並非一種罪大惡極的邪惡,而是無思想性(thoughtlessness)的緣故。
 
其解釋是,艾克曼身為國家機器的一員,接受國家政策而屠殺猶太人,卻沒有反省其對錯,主要是喪失了思考判斷力,也就是「罪惡的平庸性」(the banality of evil)的關係,人們因缺乏思辨反省與不做判斷,使得個人,或甚至是整個納粹犯下種族屠殺的大錯。
 
鄂蘭的解釋在當時引起廣大議論,也讓許多猶太同胞不解,尤其許多猶太裔的學者與思想家,如柏林、史特勞斯等人。
 
柏林曾說過:
 
我無法接受她邪惡平庸性的論點,我認為這種觀點很荒謬。納粹份子並不平庸,艾克曼深信他所做的一切。
 
除了這段評語,柏林對鄂蘭的哲學也非常不滿,鄂蘭的論點真的惹毛了一堆猶太人。
 
因為鄂蘭對於納粹產生的解釋,有為其開脫之意,因而深受猶太同胞譴責,也使她晚年走向探索人的思維、意志與判斷的哲學思考。
 
回到【為愛朗讀】這部電影,劇情中最重要的論點就是漢娜在二戰時,作為納粹衛兵,她在一場火災中,為了防止猶太人逃跑,為了維護秩序,而選擇不開門,使得數百人被燒死。
 
她在法庭上很激動且振振有詞地說著:
 
理由很明顯,我們不能開門,我們是衛兵,把囚犯關起來是我們的職責,我們不能讓他們逃走,要是開門就會引起混亂,我們該如何重整秩序?
 
這樣的說法正好與鄂蘭的罪惡的平庸性呼應,納粹只是為了服從、職責與秩序,而非更形上的理由來遂行邪惡的行為。所以為了服從,漢娜選擇讓數百人燒死,從這點就可看出,鄂蘭的邪惡平庸性的觀點。
 
所以徐四金創作這本原著絕對與鄂蘭的那本書相關,甚至深受影響。
 
當然,這部電影還有許多可以討論的地方,例如,漢娜喜歡聆聽人家朗讀文學作品,原因是她並不識字,即使在法庭上被判處無期徒刑,她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文盲,來為自己開脫,因而默認一份報告書是其所寫。
 
這樣的行為讓我很不能理解,羞恥心讓一個人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嗎?
 
而與漢娜有一場短暫的女大男小戀愛的男主角麥可即使在發現了漢娜並不識字,因為沒勇氣為其辯護,爾後深自懊惱、流淚。
 
在漢娜入獄後,麥可陷入長期的自我質疑,乃至以錄音機錄下朗讀文學的錄音帶寄送至獄中給漢娜作為贖罪。
 
不過麥可是矛盾的,一方面他認為漢娜有罪,且又不知反省,所以一直不願與其見面,另一方面,他又因為在法庭上,沒有勇氣為其辯護而內疚,這樣的陰影縈繞在其心中數十年,實在是難以想像。
 
我同時看過原著與電影,兩個文本之間略有不同,我較喜歡電影的改編,徐四金的筆法太過平淡,但我卻不喜歡電影中的漢娜,她到最後皆無後悔與反省自己的行為,實在很難讓人同情。
 
電影版中漢娜最後學會閱讀,但卻不願反省,對於那些亡者,她只願說,「人死不能復生」,麥可聽到這樣的回答時,也非常失望。
 
但在原著中,雖無明顯的懺悔之意,但作者卻藉由漢娜學會閱讀來隱喻她的後悔。
 
所以我雖然較喜歡電影的改編,但卻不喜歡電影中的漢娜,且電影改編並未凸顯出漢娜從文盲至識字間的啟蒙,藉以隱喻反省之意,使得這部電影徒留遺憾,這點非常可惜。
 
【為愛朗讀】是這幾年讓我陷入思考時間最多的一部電影,幾年前看完後,還跟朋友辯論了幾回,最近又重看一次,還是讓人陷入沉思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